愛奇藝才被做空又爆裁員,技術研發為重災區

駱華生· 2020-04-17
本文來自 財經天下周刊 ,作者 駱華生

編輯 / 王曉玲


中概股的流年不利,讓即將迎來10周歲生日的愛奇藝置身于又一個多事之秋。

Wolfpack做空危機后,近日,又有部分網友在脈脈職言區爆出愛奇藝正在進行裁員,包含基礎架構、智能平臺及非主航道部門泡泡、VR奇遇、奇異果等,裁員比例分別在10%~20%,30%到50%不等。爆料還稱,目前已有部分部門開始鎖HC(head count),而剛成立不久的NCG(新消費事業群)裁員比例高達50%,“別問我咋知道,剛被優化”。

在視頻網站的三國殺格局中,愛奇藝一直是相對激進、又相對不穩定的那一極。過去幾年里,從產品創新到付費機制的探索,長視頻平臺屢有嘗試卻難言收獲。而從愛奇藝近期遭遇的風波來看,更難以避免所謂的創新者窘境。


01


愛奇藝仍未對裁員消息做出公開回應。有視頻行業的從業者告訴AI財經社,目前他聽到的消息是,愛奇藝已就產研業務線和OTT部門進行裁撤,裁撤幅度為30%左右。其中,產研業務線是各部門的中臺業務線,涵蓋各個部門的產品研發人員;OTT部門則主要負責愛奇藝旗下的互聯網電視應用奇異果TV的運營。

這也與脈脈的傳言基本吻合,技術被傳為裁撤“重災區”,不少用戶在職言區留言表示,應屆生被放鴿子、offer下發終止近期不算少見,“部門裁了一半”。

而在一張標注為愛奇藝同事圈的截圖內,裁員方案為要求各部門按比例交人。第一輪于該月內就要求完成,包括基礎架構等核心部門及非主航道部門均有涉及,不過兩者比例不同,分別為10%到20%、30%到50%。名單基本以攤派方式,每個團隊每個組要按比例交人,比例不夠則由上級部門在大組內按比例交人,以此類推。爆料人特別強調,這一方案是針對愛奇藝所有部門,“沒有豁免”,而是否有第二輪優化要看“形勢發展”,“沒有動靜但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

愛奇藝才被做空又爆裁員,技術研發為重災區

AI財經社向愛奇藝發去消息核實,截止發稿時愛奇藝尚未回應。不過,從愛奇藝過往歷史來看,裁員優化并不鮮見。其中最近的就是去年愛奇藝于上海分公司啟動了人員優化,比例在15%到20%之間,當時愛奇藝回應稱,是就績效達標不合格進行正常的人員優化。不過,事后同樣有員工在脈脈職言區爆料,當時愛奇藝是針對上海的游戲業務進行優化,在收購成都游戲公司天象互動后,便選擇將該塊業務重心遷往成都。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裁撤傳言中已有所動作的部門,NCG消費事業群此前剛于愛奇藝網綜中《潮流合伙人》完成了整體亮相,當時愛奇藝方面還表示,將利用這一系統打通內容、品牌、消費者的連貫場景,以幫助“想清楚了的節目就能賺錢”。

大凡裁員不外乎兩個原因,一個是因為外部壓力加劇,一個是公司戰略節奏出了問題。疫情很明顯是個催化劑,加上瑞幸引發的中概股大崩盤,把愛奇藝陷入到被動當中。

以產品研發線為例,過去幾年里雖然愛奇藝以蘋果樹模型為核心,向短視頻、消費、金融信貸等方向延伸,但未見成功案例。如2018年推出的短視頻應用錦視已經從應用商店下架,其余幾款應用晃唄、納逗、姜餅則未入Apple store排行榜,納逗和姜餅更是已停留在去年后便不再更新。

從2018年上市開始,過去兩年的愛奇藝以高頻的資本動作和布局著稱,包括但不僅限于收購天象互動、斥資數億合資成立新愛體育。不過,隨著會員增速到頂和APRU增長乏力,去年又撞上大環境趨冷,這幾筆投資當時市場上就有不看好的聲音。尤其愛奇藝本身仍處于巨額虧損,不過愛奇藝當時表示,這都是為了充實愛奇藝的“蘋果樹模型”,為愛奇藝能夠為用戶提供一站式服務做準備。

事實上,雖然新冠肺炎疫情導致線上流量倒灌,但也有分析認為,流量聚集對于長視頻網站這樣的純互聯網企業,是個巨大的壓力,因為多余流量的承載需要更高的帶寬成本。而疫情導致劇集、綜藝無法正常開拍,招商也要重談。就在2月16日,愛奇藝還一度出現服務器崩潰。而奇異果TV則于3月16號接到禁令,要求上海、江蘇、福建、江西、湖南、廣東、四川及陜西七大省市廣播電視局不得違規安裝奇異果TV。廣電總局基于IPTV市場進行規范,對于規模觸頂的IPTV市場而言,將損失一大筆收入。

換句話說,疫情等不可抗力因素導致了愛奇藝將面臨更高的運營維護開支和人力成本,而就在2018年年底,愛奇藝的員工數已超過了8000人,這個數字是同期優酷的兩倍。而這也在Wolfpack的做空報告中被提及,認為愛奇藝通過虛構會員、變更會計記賬方式掩蓋了現金流的緊張。實際上,Wolfpack甚至提出,愛奇藝2019年的營收要放低27%-44%來看。而年報顯示,2019年,愛奇藝虧損達到了100億人民幣。

而對于已經在線上娛樂中占據越來越重要地位的長視頻網站而言,無法擺脫虧損是目前它們共同的困境。而把付費會員模式帶進中國、做超級網劇,愛奇藝之所以受到這么多正面負面的關注的原因都在于,它既是模式創新的受益人,也是創新的受害者,這也正是它所面臨的創新者的窘境。


02


在中國主流的視頻平臺中,愛奇藝一直是相對激進的獨狼作風。從愛奇藝創始人龔宇到中層,都有著創業心態,這起始于百度支持上的始終相對薄弱。雖然與騰訊、優酷一樣背靠互聯網巨頭,但百度與愛奇藝流量耦合度不高,也不像騰訊一樣擁有雄厚的泛文娛資源作為支持。一個證據就是,雖然2018年招股說明書顯示百度是愛奇藝的最大股東,龔宇作為創始人僅持愛奇藝的1.8%股份,但也表示愛奇藝將“獨立運營”。

獨立運營決定了愛奇藝對于生態和造血能力都有著相對迫切的需要。其中,《盜墓筆記》作為第一部單集破百萬的網劇,同時也開啟了會員付費模式在中國的可能。同時,基于長視頻的增量到頂,愛奇藝以多產品矩陣留住用戶時長,這就是愛奇藝的“蘋果樹理論”,用戶可以同時在愛奇藝生態里獲得電商、社區、內容等多項消費及服務。2018年愛奇藝世界大會上,龔宇就宣布了這項以投資、內部孵化、戰略合作將愛奇藝打造成“線上迪士尼”的計劃,“市場空間需要擴大,而且空間可能是長期的,不斷能夠誕生新的創新型的產品”。

不過,對于長視頻網站,產品往往需要投入數月開發,而是否能夠讓市場買賬則非產品經理所能預料。例如騰訊在短視頻上曾接連開發了15款短視頻應用,卻無一可以狙擊抖音快手。2018年,愛奇藝旗下產品泡泡因幾檔網綜《中國有嘻哈》、《偶像練習生》帶量促活,而這款服務于愛奇藝社群構建的產品誕生則要追溯到2016年。而相比字節跳動、快手等APP工廠不足的是,前者本就有充足的渠道和流量入口可以引流推廣新應用,而愛奇藝的核心流量有且僅有長視頻一個。這就使得愛奇藝大部分開發的應用都未能取得其期待的聲量。

多位行業人士曾向AI財經社表明,愛奇藝的路子對,但掣肘不少。一方面,單就線上迪士尼這條道路而言,以Amazon和字節跳動的一系列動作來看,符合互聯網下半場爭奪存量的競爭邏輯。不過,電商和流量巨頭進入內容領域是降維打擊,在內容行業“找錢”的語境下,補全內容制作上的短板相對簡單;但內容行業要往其它板塊延伸,并不簡單,尤其是電商、游戲等硬業務的部分環節——供應鏈、發行等業務板塊,可能是內容行業的人花錢都“很難勝任的”。

而且,長視頻網站仍是眾所周知的虧損行業。在中國,整個內容行業仍處于長期的市場培育階段,用戶對于內容付費的可承擔成本預期極低,三家主流視頻網站都需要使用聯名會員、低價會員的方式拉新促活,而內容成本即使通過限薪依然居高不下,這也是為什么即使三家視頻網站會員付費收入已經貢獻過半,整體虧損仍在不斷加大。

會員數越多,提供的內容和產品投入就要越高以滿足不同需求,但與此同時,其貢獻的會員收入卻遠未能攤薄成本。而同時,由于類字節跳動這樣攪局者的出現、短視頻持續PGC化,都在倒逼長視頻網站領地后縮。

優化和虧損都已被視為長視頻網站的標簽。去年,優酷于3月底進行人事整頓。下半年,騰訊視頻旗下短視頻產品火鍋視頻團隊被整體裁撤。而去年愛奇藝的虧損額是騰訊視頻的3倍左右。

與此同時,更重要的是,騰訊視頻打造的以閱文、新麗、騰訊視頻為核心的泛娛樂戰略效果已經初顯,通過《陳情令》、《慶余年》這兩部頭部IP延伸出的造星、周邊售賣及單片付費模式,已經獲得市場初步認可,其中騰訊視頻在目前開播的所有頭部劇集中都已操盤單片付費。支撐這一模式的便是騰訊視頻對內容自IP開發到后期運營時各個環節深入的全把控。

而與騰訊視頻步調一致的是,龔宇已在2019第四季度財報電話會議上表示,將把超前點播在未來變成愛奇藝的一種常態,“對四季度和一季度對up值的影響還不是很大,但相信以后是重要的提高up值的方式”。但問題在于,騰訊卡位多個關鍵上游環節,而單就這一點而言,愛奇藝的“線上迪士尼”模式便缺乏有力的土壤支持。

對于將中國視頻網站的競爭從YouTube模式帶入到Netflix模式的愛奇藝來說,這可能就是創新所面對的代價和挑戰:你將如何赤手空拳地打倒軍備更良好的競爭對手?

湖北11选5开奖号